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江安橙乡网

收藏本站 社区

江安橙乡网

江安论坛热点
查看:1907 回复:0 发表于 2020-7-11 10:09
本主题由 System 于 2020-7-12 10:10 审核通过
怀良        

金家滩也曾经有瀑布 [复制链接]


20200711_74523_1594433355182.jpg
  漂泊在外面,随着岁月一天天老了,我越来越惦念老家。在这二十几年里,回去次数屈指可数,家乡的感情随着年深日久的变化,那熟悉的环境逐渐陌生起来,曾经那些田间地头劳作的乡邻热情地招呼着,嘘寒问暖聊着,如今到处草长莺飞,除了公路和有人住房的路,山坡路上和田边长满了荒草……

                 

                       

                         想念,家乡



        想家了,这又是一年多没回家了。这场新冠疫情,隔离着我和家的距离,虽然时常给家人们打着电话,聊聊家常,但毕竟山长水远,没有亲眼看见家乡的模样……每次回家,到家的第一件事就是和父母聊聊近来老家的情况,然后就在趁天未黑出去田边地角转转,大路小路,熟悉着,我怕生疏了这片我深情的土地。



        外面风景,足可以让我这样的人留连忘返,如南海西樵山、岭南小三峡的西岸,以海丰的莲花山,增城的白水寨等等,欣赏着大自然的山水旖旎风光,闭上眼睛,感受着来自高山流水气息,清新而静谧……



         其实,我更惦记着老家的山水,如纳溪的丹霞石壁的天仙硐,以及云雾缭绕的蜀南竹海和七彩瀑布,这些是大自然的景,少有的修饰,在氤氲的水气里陶醉着,闭上双眼,静静地屏住呼吸,听这大自然的风声,让激流飞溅的瀑布水气湿润了旅途疲惫的衣裳……





                     木头灏上边的金家滩



         木头灏是个长江边的曾经繁荣的小镇,年少时长江涨水后看到千帆竞发的壮观,那水埠的月亮台云集来自远近几十里水陆来交易逛市的人们,上至南溪城,下至古贤坝康家坝,对面江中的大中坝,因为有个粮站,所有坝上的人们趁墟购粮的平添不少乡场赶集的繁华。



         金家滩就在木头灏黄龙庙溯溪而上约三公里处两江口的接近锅底荡的地方,江安地这边有一条溪流从曾经的石场直击下来,水声震耳欲聋,很是壮观。从这里开始,上到最上端石场的这一段石滩,就是金家滩,右边的田塝叫黄坭塝……





                      金家滩溪流的影响



        金家滩这一股溪流发源于三支桥水库上边的山林田涌,原先没有水库,七八十年代大兴水利建设拦溪扎堤,形成了两个水库和三道堤坝以两道引水渠,一座引水渡槽的桥,形成自三支桥以下绵延十来里流域大半个安乐乡农业灌溉的水利系统。一个是三支桥水库,据说有一年天旱放水抽尽后,水库堤坝库中不远确有一座被淤泥几近掩埋的石桥。另一个水库是罗家河水库,位于袜子林、棉花湾、罗家河之间的峡谷地地形呈放射枝状,出水的地方修了一条堰沟,用于农业灌溉,这条水渠一去通往金家滩下面的上河包冲以及石头村的韩家坝上河包冲,为当地农业用水提供了重要保障。在杉树湾和白羊湾吊嘴之间还设了一座河堤,整地条石砌成,约有两三米宽的重力堤,靠白羊湾的西边下头有漏斗,便于管控水,在杉树湾那边的堤面开了一米多宽的排洪缺,由于上流不断的水,溪流的水势都很充足,有岩我们经常在小河里扎流游水,是小时候的一项乐趣!





                      水流过金家滩



         在这溪流下游叫黄家滩的地方,那里山崖陡峭,约有三四十米长,最高处四十米左右,中间有一颗不是很大却已有些年数的黄桷树,上边长满了黄桷泡,少有零食水果的我们就循着石壁上的小脚窝一步一步地攀爬着,左手和右手交替并用抓着崖上的树壁树枝小草,直到把黄桷泡摘到手里…至少,我还记得白色略微带青象花苞笋一样酸酸涩涩的味道,这酸在口腔馋包里打转,瞬间那种酸爽的感觉酝酿起来,化成了馋猫的口水从不争气的嘴角流出来……



        石壁下面是平静的溪水,太阳下,微风掠过,水面上波光粼粼,在不远的地方有一道堵水的堤,关起的水有两米深,在堤与近石壁的河面上有一座高高的两孔石拱桥,上面是过水的渡槽,渡槽过水左右都沿着山边修了水渠,用来灌溉下天池和老家子砖房子沿金家滩北边的农田庄稼,在农业机械不发达的年代,这些水利工程对农业生产抗旱保产起到重要的作用…



        渡槽和堵水堵下面,有约四五米宽的河面,在三四十米的地方一条不明显的过水堤,南边是山边窄窄的台地,北边是沙质农田,曾是我读书过路的地方,过水堤靠山的南边有个比较深的豁口,豁口的水沿着山边开出的水渠经过石滩把水引到下游的学校,再引流到沿途的农田和住家……



        就在这过水堤下面,就是金家滩石场,这石场有上中下三层,上层是已经开出很宽很深,要继续开石必须重新起底重凿出新的场地,石场右边北部有条小路,小路的起端处有一口箩筐大的石壁渗水井,金家滩原来有大队沿着大路靠狮子山建了三间土墙草房,朝溪边是打米厂,中间是医疗站,朝砖房子这边是商店,那时候,打米医生和商店都是让人羡慕的职业…那个渗水井最初提供这三处人的用水。在上石场尾边,有一处大堵堤,已经不完整了,朝南,南边的那段只有原一段残基,像普通未开凿的原石,中间有很深的流水豁口,而北边这段堵堤很完整,有两米多宽,由不明显的两层巨石合成,中间是糯米石灰糍缝,很是牢固,小时玩的时候用石块刮过,现出米颗来……在流水豁口这边,堵堤的石壁陡峭险峻,在上游不规则的急水湍流冲击回漩,这特定的环境形成一处别样的视觉震撼……在残堤下边是第二个石厂,在北边的残石堆上一窝长得郁郁葱葱的慈竹,约一平见方,给满滩石碴带来一片绿的生机,在下面几米的地方,一道由七八个桥墩支撑连接的石桥横在石滩之上,那溪流从碎石残片中消失,又从石滩与乱石突兀中奔腾出来,搅动翻滚着冲泻出来,再一头扎进桥下石滩的几个落水窝里,继而形成白色的水泡冲到宽阔的石滩上,一边在石滩上徘徊左右,一边在石滩的洞臼逗留宛转着,然后依依不舍地流向下石场的深谷里,飞泻出一道激荡壮观的瀑布……



        金家滩的桥下,附近的妇女姑娘们在洗衣服,清凉而干净的水,感觉那时的生活好美,自然的得天独厚造就了附近人们的生活便利,以及我们感觉他们那种不一样的人生…而我远了些,就伙着几个一路的同学,在溪流过水南边的桥墩上吹那个海螺,听别人说,这一片曾经是海,这金家滩是海水退去的地方,不然怎么会有那数不清的石臼坑呢?我信了,而且相信他们说的海螺吹响后又可以涨成一片汪洋大海,那样我们就可以看海了。但那个设了咒的海螺终究还是没能被我们吹响过……



         不过,以前长江涨水,上游暴雨成灾,江水倒涨把韩家坝淹成一片汪洋,南溪的油房桥和韩家坝的红崖子一带的大路淹在水里,水涨到下河包冲我幺爷门前竹窝边,附近的路没有了,只能从其它地方踩出一条路来,瓦厂那段的河一直到金家滩一路抬升,已经可以过小船到金家滩下面的两江口了。





                      缺口搏急流的鱼



       雨水充沛的季节,各个方向的农田山谷以及屋基水汇聚在田冲里,形成了典型的正龙田的缺口洪水,那时,到处是水声,轰鸣震撼,所有田里的水一片昏黄浑浊,水里的鱼儿也在这里活跃起来,时常看到缺口流水里有很多鱼儿搏水激流,不知疲倦的冲击着流水的上游,想要跃到流水的上游的田里……三五条鱼避开水冲的激流,在边上水稍缓的地方扭着身子,尾巴摇着把控着身体不偏向激流,这样保持着三几秒钟后,似乎养足了力气,只见头一伸,身体一挣扎,尾鳍压水一踏,从水里一下飞身跃起,向上游流水的缺口里冲去……后面的鱼儿也跟上,有的鱼因为前面垫底借力,成功的冲进上口的流水中,离上面的田不费力了…就这样,这些鱼儿周而复始地在过水的缺口里上演着它们的余生死而不休的拼搏,人们眼中鲤鱼跃龙门的那个努力奋斗激情与悲壮…



        秧田时节的雨,说来就来,暴雨大暴雨地倾盘而下,仿佛一年积存在天上的雨汇成了看不见的湖,有朝一日天漏了一样,山沟和屋后的水与田土从不同的地方汇聚起来,十几二分钟原本水量充足的田水便漫过田缺口,引来了四面八方轰鸣震撼的水声……





                        金家滩石场瀑布



        下大雨了,去读书不能走近水的地方,于是黄家滩滩成了必经之路。远远地就听震耳欲聋的水声,到了黄家滩的石滩处,远远看到从罗家河流下来的河水浑浊昏黄,暴涨的河水经过一路蜿蜒曲折的河道从下面横亘两岸高高的石渡槽桥下穿过,被前方的弧形堵水堤拦住,然后从堤围的泄洪面倾泻成一道短而有劲的瀑布,直击堤下的石滩,在两边冲出漩涡和白白的水沫,继而平静地向下游流去!



      暴涨的河水漫过了河边田埂的路,一路湧来,在坚固的平堤前拦下来,瞬间听话起来,规规矩矩地压下了来自水流汹涌的狂野,慢慢地挤压着水流在平堤面拥去,一上堤面,那份蔽屈压抑瞬间化成那狂暴倔犟的力量,形成一道美丽的瀑布,冲击着石场陡崖峭壁,水花四溅,继而再形成新的白色水雾,撒在更远的地方……在附近观看,那水气弥漫在空气里,湿湿的,人被眼前的美景陶醉了,不知不觉间身上的衣服也湿润了。石壁上水渠那边的水有的漫过水渠的堤堰,有的从排水泄洪的缺口和破损的缝隙挤压出来,在险峻陡峭的石崖冲溅飞泻开来,一条条水流和一道道不同形态的漂亮的瀑布展现在眼前,水撞击岩石和水泻石壁与落水回漩、石场乱石下水流的声音,在空气中酝酿和鸣中,在这两山之前的不同地形地回廊重叠着轰鸣震荡,那声音震耳欲聋,仿佛这雄奇壮观的大自然气势已容不下一丝丝人们的窃窃私语……





                          遐思与回望



        在黄家滩上,可以欣赏到洪水季节金家滩那美丽的瀑布,感受着大自然的震撼与轰鸣,还能看到西边南溪城外的九龙滩,滚滚长江奔涌而下,洪水滔天一片汪洋,仿佛要淹没江心那一撮竹林,那个叫瀛洲阁地方……



         随着岁月变迁,有些逐渐消失在人们的记忆里,那地、那水、那桥依然还在,但那美如幻境、激流壮观的一幕或许再也回不来了……生活的状态一天天好起来,同时我们也失去越来越多的东西,那些曾经自然的美丽……



                                 宜宾龄煌



                                     10/7-2020乐从
20200711_74523_1594433355300.jpg
20200711_74523_1594433355414.jpg

20200711_74523_1594433355784.jpg
来自: Android客户端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发布主题 上个主题 下个主题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